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现代AU】纹身

纹身 

 

 

01

 

蔺晨一直觉得自己那天出门前应该看下黄历的。

 

那天蔺晨才给一对小情侣的胳膊上分别纹了一对纹身,两个人胳膊要是贴一块儿就是个藤缠树的寓意,生一起生死一起死,走的时候男的哎呦哎呦喊着胳膊疼,被姑娘一巴掌拍在纹身的地方,嗷的一嗓子就嚎出来了。

 

给蔺晨看的特别想谈恋爱。

 

那时候他坐在架的特别高的凳子上看着自己店里头那扇门被打开然后晃晃悠悠关上,门檐上挂的那串风铃打了个激灵,哐的撞在了门上然后就哗啦哗啦响个不停。蔺晨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坐不住了,手上东西收拾都懒得收拾,口罩一脱就出门了,还好能记得给门上挂一把锁。

 

这几天都在下雨,马路边上都还积着水。蔺晨双手插口袋里头就沿着那马路牙子乱晃,还没走出多远呢就看见前面一辆跑车一个甩尾拐了弯飞快的开过来,猛的一个刹车把那路边水溅了老高全溅蔺晨身上了,给蔺晨晦气的。

 

当时他就不干了,正准备上前去敲那车门呢那门就自己打开了。下来个高高瘦瘦的人,大冷天戴个鸭舌帽却没有戴外套,蔺晨乍一看想着这人挺帅啊还有点眼熟,可管他帅不帅啊这账还是要算的。

 

“嘿那小子……”

 

眼看着那男人迈着长腿往他这儿走,蔺晨心里想着说这人还挺有良心的,却见着那跑车马达一发又给窜了出去,顺势又溅了蔺晨一身水。蔺晨这儿还懵逼着呢就看那人几步上来一揪他领子给亲上去了。

 

卧槽。

 

蔺晨反手就想揍人来着,那人力气也不大一挣就能挣开,可就在那时候旁边哗的又是一辆车飚过去,嚯,这下子两人都给溅了满头满脸的泥水。

 

特别狼狈。

 

“你大爷的这是怎么个意思啊?”蔺晨火气不小,就差指着人鼻子骂。

 

那人没回话先咳上两声,然后才一抬眼看他:“很抱歉事出突然,您的衣……咳咳……您这衣服多少钱我赔给您……”

 

“梅长苏?”蔺晨看着那人狼狈的样子脑子里头灵光一闪,给认出来了,一下子给他逗了个乐不可支。

 

嚯,大明星啊这是,天天电视里头放电影院门前挂的,看的蔺晨都直犯腻歪。

 

“怎么个情况啊?”

 

 

02

 

 

蔺晨给梅长苏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在他对面坐下了。

 

这人是躲狗仔来着,原来想在这拐弯口下车玩个金蝉脱壳,正巧看见了蔺晨,顺势打个掩护。

 

要说这明星不易啊,躲狗仔都跟玩命似得。这大冷天的外套也不穿就套个高领毛衣,看着人还生着病咳个不停,给蔺晨一心软。

 

其实蔺晨不是个心多软的人,只不过他家祖上数不清多少代都是老中医,医者仁心。

 

他倒是个意外。

 

蔺晨家离这儿不愿,就索性把人领家里去了。反正两个人都是满身的泥水狼狈的不像个样子,也没好意思往别的地方去。

 

“什么事儿啊能躲狗仔躲成这样?”

 

蔺晨一开口就发现似乎暴露了自己的无知,也不能怪他啊他又不是小姑娘中年阿姨老大妈的,娱乐八卦什么的也不关心。

 

梅长苏冲他笑了笑,挺温和的:“不是什么大事。”

 

“哦。”蔺晨耸耸肩,懒得管。

 

“你要不要洗个澡换身衣服?”蔺晨自己洗了澡折腾干净了出来的:“我可以借你身衣服……不过我刚刚被你糟蹋的那一身你还是得赔啊说好了。”

 

 

03

 

一边说着我给你送个衣服啊一边推开门的时候蔺晨没多想,他就是想给梅长苏递个衣服来着,他发现梅长苏把他找给他的那一身都给忘在沙发上了,何况他浴室分着里外间,也不怕什么。

 

倒是没料到梅长苏洗个澡这么迅速来着。

 

嚯。

 

蔺晨吧,做纹身这一行的,能给从头纹到脚,什么没见过。

 

梅长苏倒是把他吓了一跳。

 

背对着他的,浴室里头水蒸气蒸腾上去糊在镜子上头,偏生半点没能糊到梅长苏身上,于是乎梅长苏那身体给蔺晨看去了一大半。

 

很瘦的一个人,全靠着骨架子撑出来的宽肩窄腰,笔直细长两条腿,挺翘的一个臀部,还有布满了烧伤疤痕狰狞的不像个样子的后背。

 

可惜了。那是蔺晨第一个想法。

 

梅长苏像是下意识想找个什么遮着,蔺晨刚想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看您这疤的,就看见梅长苏随手扯了个浴巾把自己下身围住了,然后才转向蔺晨一伸手:“衣服。”特别坦荡。

 

“……我真不是色狼。”蔺晨这么说的。

 

“我也不是。”梅长苏把衣服一披:“……都是男人亲一口不用负责吧?”

 

“不用不用不用。”蔺晨直摇头。

 

开什么玩笑他笔直的跟电线杆一样,眼面前这个人这脸再好看能有他蔺大少爷自己这张脸好看吗?不是他吹嘘,当年找他的星探能从街头排到街尾。

 

蔺晨反正心里头是这么哼哼唧唧的。

 

 

04

 

“我是个纹身师。”

 

“嗯?”梅长苏玩着自己的手机,冲他一抬眼。

 

“能给你背上那个遮住。”蔺晨特别大爷的往沙发上一靠:“怎么样,求不求我?”

 

梅长苏定定看他两眼,把有些宽松的衣服拉的紧了点儿,然后身体往前探着,伸手指了指自己右眼角:“这儿的,能遮吗?”

 

蔺晨一愣。

 

他看过梅长苏不少片子,各式各样的,从历史片战争片到爱情片,看的时候他还真没意识到这人眼角有着这么明显一道疤痕。

 

蔺晨心里头一笑。

 

“能,怎么不能,”他喝了口茶水,遥遥伸出手比划着:“从你这疤那儿一直到眼角,伸一枝梅花出来,枝干正好遮着你这道疤,梅花落眼角。”

 

“……娘们儿唧唧的。”梅长苏如是评价,说的时候嘴角带笑。

 

“你大爷。”给蔺晨气的翻了个白眼。

 

05

 

后来蔺晨发现自己开始看娱乐圈八卦的时候,特别嫌弃自己。

 

06

 

那天梅长苏走的时候蔺晨塞给他一张名片,说万一呢。

 

梅长苏留给他个手机号码,说那天要是想找他赔那身衣服的时候,打电话。

 

蔺晨特别潇洒的冲他挥手,意思是你赶紧走吧看你看的眼烦。然后梅长苏冲他笑了笑,蔺晨就想这小子能红成这样也不奇怪。

 

的的确确一副好皮囊。

 

带着道痕也是好皮囊。

 

07

 

后来就到蔺晨都不记得兵荒马乱的那天是个什么日子了,他坐在自个儿店里画着画,脑袋里放着空。听见门口风铃响的时候一抬头,发现自己画里头那个人正站门口呢。

 

“琅琊阁。”梅长苏挑着个眉念他的招牌:“有些古意。”

 

“你这个成日里呆在最繁华俗气地方的人,”蔺晨伸手啪的把画册一合:“还能识得什么是古意,难得,难得。’

 

梅长苏手里头拎着个袋子,里面是当时梅长苏从蔺晨家穿走的衣服,给他靠在门口放着了:“大俗即是大雅,”他看了看蔺晨店里头的布置:“没见识。”

 

“……嚯,”蔺晨嗤嗤笑:“我可见那网上夸你都说你丫翩翩君子温润如玉的,怎么到我这儿这嘴就损成这样了呢,”他晃到梅长苏眼面前:“信不信我到你那些个粉丝面前告状?”

 

梅长苏眉眼弯弯冲他笑:“你可挺关心我啊?”

 

“……去你大爷。”

 

08

 

“赶紧说什么事儿,我忙。”

 

“替我纹个纹身。”

 

 

09

 

梅长苏问蔺晨,说你身上有纹身没有。蔺晨特别嘚瑟把自个儿衬衫一脱,嚯那两条大花臂胸前纹着个中世纪盔甲背后纹了个笔直往下插的长剑,给梅长苏看的一捂眼。

 

“嘿你什么意思啊!”蔺晨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你减减肥呗?”

 

蔺晨伸手一呼噜梅长苏脑袋,就看见梅长苏偏着脑袋笑的像只猫一样。

 

挺可爱的。

 

蔺晨就想着这人到底和电视上看见的那个不一样,电视上那个哪有眼面前的这个这么可爱啊,和戏里头的那个也不一样,戏里头的大多让人伤心,眼前这个不。

 

和前些日子那报纸铺天盖地里头说的那些生生死死爱恨情仇也不一样,不过那些蔺晨都懒得理会。

 

其实和蔺晨也没有什么卵关系,他自己也没有往心里头去,顶顶多多是在心上头绕着。他自在逍遥的很,看着那些个八卦的时候还能哼上几句。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而眼前这个可爱的鲜活的梅长苏让蔺晨看着纹,纹成什么样无所谓,他不投诉。

 

10

 

梅长苏脱了上衣趴在那里,露出皮肉狰狞分外可怕的后背。

 

11

 

蔺晨拿着刺针沾了点墨水,在梅长苏那漂亮的蝴蝶骨上比划两下,又伸出右手指尖顺着在他皮肉上划过去,从肩胛骨划过他漂亮的腰线,又徘徊回去。

 

“记得戴手套。”梅长苏眯着眼睛说了句。

 

“啰嗦。”蔺晨戳了下他腰,给梅长苏笑的缩成了一团。

 

那是个很大的工程量,一整个背部的纹身,好几个小时。梅长苏让他别打麻药,反正有医嘱什么的,蔺晨听了,也就随他。

 

纹完了梅长苏都一声没吭。

 

蔺晨拿着医用棉把他背上那一点儿血擦了:“疼就哼哼,我不笑话你。”

 

梅长苏问他:“纹了个什么?”

 

12

 

凤凰,昂着个尊贵的脑袋快贴上他的颈脖,拖拽着绚丽的尾羽攀在他的腰间,一把火烧起来,偏生烧出个无惧无畏的气势出来。

 

13

 

“怎么突然又想纹了?”蔺晨到底没忍住问他。

 

梅长苏皱皱鼻子:“下一部戏要脱衣服露肉……还得露背,不折腾下导演那儿过不了关。”

 

蔺晨撇撇嘴。他说你这个人啊一点都不懂纹身的情趣,真是白瞎了我辛辛苦苦的劳动,啧,啧啧。

 

梅长苏挑着个特好看的桃花眼冲他笑:“那你给我眼角这一道也遮起来吧。”

 

“用画的啊,我还得靠这脸混饭吃。”

 

蔺晨转身去拿颜料,没忘记吐槽他啰嗦。

 

他那时候靠着梅长苏特别近,手就在他鼻梁上头晃啊晃的,能闻到梅长苏身上那股特别好闻的味道,也不是香水味,蔺晨说不清。

 

梅长苏说这位公子我看你皮相甚好根骨绝佳,跟我去演戏成不?

 

“你闭嘴,别逗我笑,手抖。”蔺晨训他。

 

他指尖抵着他眼角,一点一点给他盖住那道疤,最后眼角那儿落了多梅花。

 

“骚情。”蔺晨这么评价。

 

梅长苏也不照镜子,就借着蔺晨一双眼看着里头模模糊糊一个自己。蔺晨到最后直接捂了眼说你丫快别看了我把持不住,给梅长苏逗的噗嗤一笑,那梅花瓣儿就跟往下落一样,哀哀婉婉的,又凭着他那眼角眉梢撑出点清冷气来。

 

“我去洗了啊,”梅长苏撑着下床:“太娘气了我真受不了。”

 

蔺晨翻白眼:“不懂艺术。”

 

14

 

后来蔺晨第一次跟梅长苏上床的时候,灯都关了就等着蔺晨折腾了,梅长苏一伸手把灯给打开了,灯光亮的一下子让两人都睁不开眼。

 

“你干什么!”蔺晨心头下头火气都正大着呢。

 

“……我就说刚刚暗里头怎么半点看不见你纹身呢!”梅长苏指着蔺晨那身皮肉:“都给洗了啊?”

 

蔺晨一捂眼:“本来就是我画上去的,哇靠那么丑一身你别侮辱我审美,我就画着玩儿。”

 

梅长苏指尖戳上他胸口,慢悠悠往他锁骨上划拉:“那这个呢。”

 

一枝特骚情的梅花。

 

“纹的。”

 

“什么时候?”

 

“看上你的那时候。”

 

15

 

后来梅长苏那电影上了,两个躲在小影院里最后一排看首映,半夜十二点影院里头挤挤挨挨还都是人。

 

大银幕上头梅长苏衣服一脱周围小姑娘一个个捂着嘴尖叫,蔺晨特别不乐意,说这怎么成啊怎么成,我的人给别人这样看了。

 

梅长苏说你这纹身纹的挺好看的。

 

意气风发的一只凤凰,浴火重生还特么张牙舞爪。

 

给蔺晨堵着嘴亲上去了。

 

亲着亲着给梅长苏一推。

“你干啥?”

 

“当时你那件衣服我还没赔给你来着……”

 

蔺晨二话不说把人后脑勺一扣亲了个爽快。

 

FIN

评论(37)
热度(603)
  1. _H-Lily_也见长安 转载了此文字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