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妄言

妄言


蔺老阁主六十大寿的时候,琅琊阁操办了一场,也未是请了多少门生故旧,来来往往,也不过那三五老友。最热闹的当属蔺晨花了心思请来了的那个戏班子,百十来号人,将那戏台子高高的搭上。


有来访老友笑说蔺老头儿你这儿子有心,蔺老阁主嗤之以鼻,说那是他自个儿爱听,不管老朽半分事。


蔺晨是爱听戏。


那次是快月上中天的时候,老一辈的喝了点酒都散了,戏台子上头也唱到了最末那一折,戏台子底下,也就留着个蔺晨和梅长苏。


彼时蔺晨先敬了梅长苏一杯茶,才半是感慨的在那儿说起来:“我确实喜欢听戏,头一份的有意思,你...

【蔺苏】奉陪

随手打的小段子 ooc 图一乐


奉陪


琅琊阁阁主和江左盟宗主吵了一回架。


那个时候是永安八年,黎纲好不容易讨了个媳妇,晏大夫抱上了孙子,小飞流烤了蔺晨的第三百八十只鸽子,甄平依旧没有想好下次出门干坏事时候取个什么名字。


吵架起因已不可考,或是飞流昨日多吃了一个甜瓜又或是梅长苏少喝了一杯茶,总之黎纲赶过去的时候好端端一个卧房里头满地都是书。那两位爷一个在门口站着一个在榻上坐着,衣衫凌乱头发未梳,还好有个皮相在那儿,不至于难看。


“我说好端端的怎么就吵起来了呢?”黎纲苦着个脸:“我说蔺公子你怎...

【蔺苏】One Night in LangYa

瞎扯淡 别较真

大过年吃个糖23333


One Night in LangYa


01


梅长苏醒的时候睡他旁边的人还没醒,他往起一坐还没顾得上自己身上的不适就先看见了地上到处乱扔的那些用过的套儿,随便一数嚯能有三四个。


梅长苏脑海里头厚厚的弹幕层飘在最上头的是句爷我昨晚真是龙精虎猛。下面紧跟着一句哎我还记得带套真是良好公民。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腰疼,以及某处的不可言说。


梅长苏心头火起,昨儿喝多了现在脑壳正疼着仿佛大鬼揪着小鬼打架还有个蔺晨在鬼哭狼嚎唱等你爱我,正巧又碰上这种生...

【蔺苏】十分红处

十分红处 


01


蔺晨见到他娘的时候他娘正开心的和梅长苏他爹在那儿搓麻将,再往远处一看有那么一瞬间蔺晨觉得这场面挺震撼的,你想想啊这冥河那头挨排排七万人,搓起麻将来动静那叫个哗啦哗啦地动山摇。他娘看见他过来特别乐呵的冲他招手,她说儿子来来来帮娘看看这牌——


到跟前了才想起来问一句:“你怎么比你爹还早下来啊?”


蔺晨有点不好意思,他摸摸鼻子说没我就是来找个人,过会儿就回去啦。


他娘“哦”了一声,说找老林他家儿子是吧。话刚说完就听见林燮接茬,他瞥了蔺晨一眼,这让蔺晨有点儿紧张想着初见丈母爹也没带点礼...

【蔺苏】祖传老中医,专治性冷淡

祖传老中医 专治性冷淡 


01


那天是丙申年的二月廿四,要不是蔺大夫不爱用阳历看日子,他大概能知道今儿是四月份的头一天。


医馆里的人来的出奇的少。蔺晨送走俩之后好半天都不见人影,心里头一边犯着嘀咕说今儿这是几个意思啊一边昏昏沉沉手支在脸颊上在那儿打瞌睡。


蔺大夫梦里头梦见个人,贴在他耳朵边上说情话,缠绵缱绻的特别不要脸,可是蔺晨半个字都听不清,给他急的喊出声。


“你说啥大点儿声!”


“我说你这医馆开不开门了啊?!”


哐...

【蔺苏】【七情六欲番外】良辰

番外一 良辰 


三月初五,惊蛰。


黎纲一大早在院子里头跟着晏大夫打太极,左推手右推手,蔺晨路过的时候恰恰好黎纲比划到当中一个圆,被蔺晨瞅了一眼。


“黎舵主这个西瓜画的可真圆。”蔺大阁主端了个什么东西在手上,另一只手插腰上头,斜着眼看他:“这还没到吃西瓜的时候呐,等不及了?”


被黎纲翻了个白眼。


黎纲才懒得理他,跟着晏大夫一板一眼的把太极拳打了个全套。这天气渐渐转暖,冬日棉衣一脱黎纲就觉着不对头了,要是用甄平的话来说,黎舵主大概是用了一个冬天胖出了一件冬衣...

【蔺苏】【现代AU】纹身

纹身 


01


蔺晨一直觉得自己那天出门前应该看下黄历的。


那天蔺晨才给一对小情侣的胳膊上分别纹了一对纹身,两个人胳膊要是贴一块儿就是个藤缠树的寓意,生一起生死一起死,走的时候男的哎呦哎呦喊着胳膊疼,被姑娘一巴掌拍在纹身的地方,嗷的一嗓子就嚎出来了。


给蔺晨看的特别想谈恋爱。


那时候他坐在架的特别高的凳子上看着自己店里头那扇门被打开然后晃晃悠悠关上,门檐上挂的那串风铃打了个激灵,哐的撞在了门上然后就哗啦哗啦响个不停。蔺晨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坐不住了,手上东西收拾都懒得收拾,口罩一脱就...

【蔺苏】说书人

说书人 


江山快意楼来了个说书的。


这楼子临江,若按老板的说法,此处两江交汇,远望群山层叠,近看市镇熙攘,占尽了天地的好处又落了点人间的烟火,是独一份的好去处。


那说书的就此大笑三声,说是这么个好地方给你用来开个饭馆,可见你这人俗到了什么地步。


那个说书人也不是个凡俗中的人物,站在那搭出来的说书台子上头,身后就是翻涌不息的江水。他那折扇唰的一开,扇面上头一枝断梅横斜过去,龙飞凤舞几个大字颇为潇洒。江风一吹卷的他衣发俱扬,便的的确确是个谪仙之姿。


可惜那扇子上的梅树花落尘泥,题着的...

【蔺苏】艳阳时候

艳阳时候 


蔺晨进屋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案几上那柄长剑。


“送你的。”梅长苏头也不抬,伸手翻了一页书过去,纸张陈旧翻动时候声音脆中带着沙。


蔺晨一听心里头有些乐呵:“我听闻江左盟宗主半月前与那剑宗的宗主约了在剑阁上一见,江湖传言两人一见面便大战几百个回合,彼时剑阁之上不见人影只见余光,刀剑相撞之声……”


“蔺阁主不去说书还真是屈了大才。”梅长苏笑了声,伸手把剑一拾就往蔺晨那里扔过去。


剑不比书册,到底重上太多,蔺晨往前一步弯腰伸手一接,倒是堪堪给接住了。也不说...

【蔺苏】六欲 最终回:意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w=

之后还会有番外放出哒=w=

本子大概会在一月底的时候出出来吧233333

大家新年快乐!

===========


意 


“阿苏,我昨晚上做了一个梦。”


蔺晨说这句话的时候恰恰过了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窗外还听不见鸟鸣,但尚有着露的窸窣声。不是个该当山花烂漫的时节,只不过恰恰好卧房外头种的什么杂七杂八还可入药的什么开了簇花出来,未必有多好闻的味道,却也不依不饶的渗过窗棂缝隙落了进来。


梅长苏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接过蔺晨递给他的一杯茶,沏的不好,仍有一根茶叶尖儿在杯子...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