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七情 第三回:哀

题目叫哀但真的全是糖相信我

对了这算今天的粮了啊=w=

 

 

叁  哀 

 

 

蔺阁主说了,秦大师的素斋,很好吃。

 

蔺阁主说了,秦大师的素斋,好吃是好吃,不能多吃。

 

梅宗主看了蔺阁主一眼,默默把那碟子青菜往蔺晨面前推了推,说,吃。

 

蔺阁主面有菜色,恨不能现在去照个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这一个多月下来,已经吃成了一颗大青菜。

 

其实若是按着蔺晨原定的计划来,他们本不必如此苦闷的。霍州抚仙湖风光太好,便是天天在那湖上头荡个十天半个月的船都不会腻,更何况还有秦大师的素斋。这秦大师的素斋也不是人人都能吃得的,若不是什么莫逆之交,怕是连个菜叶都见不着。

 

半个月的素斋,修身养性,还能整日里赏着抚仙湖的美景,调戏着身边的美人,蔺阁主心里头谋划的不能更美好。

 

但万事总有意外。

 

比方说秦大师弯着腰在菜园子里头摘着菜的时候看着蔺晨双手背在身后面悠悠哉哉溜达过去的时候心里一个不爽,就说听闻蔺阁主鸽子养的极好,不如帮秦某人养养鸽子,如何啊?

 

梅长苏听了笑的可开心:“你家鸽子养得好?这一个个胖的都快飞不动了,也不知秦大师从哪里看出来的养得好。”

 

“嘿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说的好像整日里用的不是我家鸽子一样!”蔺晨一扇子就要往梅长苏头上敲,那梅长苏顺手就拿了桌上的书挡过去,结果蔺晨手上力道使得大了一些,梅长苏又是个手中没力气的,书直接给扇的飞了出去,啪的一下砸在了刚推门进来的秦大师的光可鉴人的脑袋上。伤处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一片。

 

“……砸的挺准。”梅长苏连忙低眉敛目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等着先生教训一样乖乖站着,嘴唇动也不动字就往外蹦的本事大概也是从他小时候被先生训的那时候练出来的。

 

“……你看秦大师脑门红那一块儿像不像二郎神。”蔺晨也学着梅长苏的样子,敛着手弓着腰装乖。

 

“像!”飞流在一旁蹲着,一口咬豁了一个甜瓜。

 

好在秦大师好修养,毕竟是吃斋念佛的人,手里头的念珠转的飞快,怕是这两个犯错的几言几语还没嘀咕完已经转了三千两百转下来。秦大师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把嘴角往上一拉拉出了个微笑的表情:“梅宗主好学识和尚早有听闻,和尚看宗主在这寺里也闲的无聊,不如教我那慧空小徒弟些诗书可好啊?”

 

犯了错的就是没底气,梅长苏乖乖点头。

 

“等慧空将四书五经都学通了,梅宗主再走不迟吧。”秦大师唱了声佛号,一副超然物外的样子,施施然走了。

 

留在梅长苏有点懵:“蔺晨,你见过那个叫慧空的小和尚么?”

 

“叫慧空的?”蔺晨一转身去抢飞流的甜瓜了,他被梅长苏欺负了自然是要在飞流身上欺负回来的:“叫慧空的小和尚我没见过,不过叫慧空的猴子我倒是见过一只。”

 

……哦。

 

梅长苏再撑不住脸上温润笑容。

 

一个月下来,蔺晨喂出来的鸽子秦大师不满意。蔺晨可不高兴了,这整日可都是按着琅琊阁的标准喂得,怎么说不满意就不满意了?

 

“太肥了,让这些鸽子减减肥。”秦大师出家人不打诳语。

 

……哦。

 

蔺晨一转眼已经开始考虑什么时候把这群鸽字抓一只烤来吃的问题了。

 

梅长苏的教学倒是有了些成效,现在那只叫慧空的小猴子已经能乖乖停留在他肩膀上听他念书了。

 

也算难得。梅长苏这样安慰自己。

 

只不过飞流有些不高兴就是了。

 

飞流不喜欢除了蔺晨以外的活物靠他苏哥哥靠的太近,所以近日来飞流看慧空的眼神总让梅长苏对于慧空到底什么时候会被飞流扯着尾巴甩出去这一问题产生思考。

 

慧空叽叽叫了两声,晃了晃尾巴,感受到了寒意。

 

蔺晨摇晃着折扇从辛辛苦苦教猴子念书的梅长苏身边走过,还记得感慨一句:“忧令人老啊……”

 

然而最忧愁的倒不是喂鸽子教书,而是他们已经在这秦大师的抚仙寺里头,吃了一个月的素斋了。一个月下来荤味一点儿不沾,连荤油都没有一滴,别说蔺晨扛不住,连梅长苏都有些受不了了。

 

他们倒是想偷偷溜走来着,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蔺晨把梅长苏往肩上一扛一扯飞流就想跑路,这大门一开就看见秦大师那脑门儿在月光底下锃光瓦亮。

 

嚯,那二郎神的红印儿还没消呢。

 

所以说吧……这人生在世啊,少作死。

 

蔺晨在吃了第四十五天素斋之后终于忍无可忍了,拉着梅长苏拖着飞流跑到那抚仙湖边上,一本正经的问道:“说吧,今儿咱们怎么吃!”

 

梅长苏偏着头想了想:“拍黄瓜?”

 

……出息。蔺大阁主翻了个白眼。

 

“今儿我下厨!”琅琊阁阁主就是琅琊阁阁主,江湖上的名声也不是白送的,就听着“今儿我下厨”五个大字能喊出气壮山河的气势出来,也知道这整日的淡也不是白扯的。

 

梅长苏噗嗤一声没忍住:“你下厨?”他伸手招了招挂在树上荡秋千的飞流:“飞流啊,你蔺晨哥哥说今天他下厨做饭给我们吃呐。”

 

飞流一脚没勾住树杈直接摔了下来,拍拍屁股站起来时候糊了满头满脸会,还鼓着腮帮子严正抗议:“有!毒!”

 

“你们一个两个的……白养你们了。”蔺大阁主,内心说不出的哀伤。

 

“好了不闹你了。”梅长苏干咳了两声,摆出一副正经模样来:“怎么?想下河摸鱼还是上山打猎?”

 

“人说这抚仙湖的白鲩最是肥美,待我抓两条上来烤一烤,哎呀,这想一想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说起来我还偷摸着从秦大师的厨房顺了点盐出来,”蔺晨从袖子掏啊掏掏出了个小瓷瓶:“怎么样,准备的齐全吧?”

 

“你带钓鱼竿儿了?”梅长苏手拢在袖子里头,用一种商讨江湖大事的口气问他。

 

“没。”蔺阁主回答的潇洒。

 

“鱼叉?”

 

“也没。”

 

“渔网?”

 

“誉王?那倒霉玩意儿我带他干嘛?”

 

“渔,网。”梅大宗主一字一顿还笑的如沐春风,直看得蔺晨抖了两哆嗦。

 

“也没。”蔺晨老实了。

 

“看来蔺大阁主是打算直接下河捞鱼了?”梅长苏掸掸袖子准备带着飞流走人。

 

“猜对了一半。”蔺晨一伸手拉着梅长苏的胳膊,力使得大了些险些没把人拽到他怀里:“我又不是空手来的。”

 

梅长苏在他身上上下一打量。

 

蔺晨笑的潇洒,一手拦着梅长苏的腰一手就把腰畔的剑抽出来了,三尺青峰色若秋水,明晃晃的照在梅长苏的眼睛里头,亮的很。

 

“出息。”梅长苏如是说。

 

蔺大阁主开开心心让梅长苏在那岸上坐着了,鞋袜一脱就跳下了水,身姿分外潇洒漂亮的就像他琅琊阁的鸽子预备起飞,还没潇洒个片刻呢一落水就“哇呀”一声叫出来了。

 

“怎么了?”梅长苏心头一跳,连忙站起来,眼看着就是要跟着往水里跳的模样。

 

“你坐着!”蔺晨龇牙咧嘴的在那里训梅长苏:“你要是敢下水我跟你急啊!”好半天他自己缓过来了,却看梅长苏老老实实坐在岸边,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盯盯的看着他。

 

约莫还是有些生气的,腮帮子微微鼓着,还有点可爱。

 

……蔺大阁主后知后觉那小飞流一生气就嘟嘴的毛病是跟谁学的了。

 

“长苏啊……”蔺晨没了脾气,一点点沿着岸蹭到梅长苏身边来:“我这不是没事儿吗,下水时候没注意河底不平扭了下脚,这一会儿就好了嘛。”他好言好语说着,话说完了眼神儿才敢往梅长苏脸上落:“怎么,生气啦?”

 

“生什么气啊,”梅长苏伸出一只手给他,脸色缓和了点:“快上岸来我给看看,要是严重了你猜你还要在这抚仙寺里吃上多久的素斋!”

 

这话听的蔺晨浑身一抖,忙不迭的随手往湖里头插了一剑,举着柄剑剑上插了条鱼就那么一跃出水。

 

身姿分外美妙。

 

溅了梅长苏和飞流一身水。

 

这蔺晨脚一落地就哎呦哎呦叫起来,眼看着就要甩了梅长苏连忙拉了他一把,可梅长苏没个防备没把蔺晨拉上来倒整个人被他扯下了地,沿着湖岸滚了两滚,差点没一起滚到湖里头去。

 

“起来。”梅长苏推推他。

 

“不起。”蔺晨耍赖,一只手越过梅长苏的肩膀撑在地上,一手举着把剑剑上插着条鱼就那么举在半空。

 

“重。”梅长苏一边想让这耍赖的起来一边又憋不住的想笑,实在忍得辛苦。

 

“不重。”蔺晨可不乐意。

 

“吃不吃鱼了?”梅长苏被蔺晨垂下来的发丝聊骚的脸颊有些痒。

 

“不吃了,吃你。”蔺大阁主心情不错。

 

“不要脸!”飞流蹲在一旁看着两个大人摆出这种他有些看不懂的姿势,心情不是很好。

 

梅长苏一捂脸。

 

麒麟才子到底是麒麟才子,最终想了个招儿决定挠蔺晨痒痒让这个混不吝的赶紧从自己身上下去。这招管用,毕竟蔺阁主两只手都用来凹造型耍帅了,还不了手。

 

梅长苏其实也不是害羞,他就是饿了。

 

……想吃鱼。

 

飞流早就趁着那两个大人死不要脸调情的时间在一旁搭好了烤架,那还是蔺老阁主教他的方法,在这烹制野味儿上头蔺老阁主可是一把好手,有他在就没有别人上手的份儿。

 

这就意味着蔺晨其实没有烤过野味。

 

蔺晨看着烤架和手里头的鱼,有些懵。

 

梅长苏在一旁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在蔺晨身后一手环了他的腰一手握住了蔺晨的手,带着他把鱼往烤架上头送,烤架底下火也起来了,这鱼架在上头翻翻滚滚,没一会儿就飘了香。

 

“长苏,贤惠啊……”蔺晨感叹。

 

梅长苏毫不留情又在蔺晨腰间掐了一把。

 

“……下手真狠。”蔺晨评价。

 

“该多吃点素了。”梅长苏评价。

 

那秦大师寻着味儿从抚仙寺里出来,看到那两个人,一时都不知道是先捂眼睛还是先堵鼻子,后来据蔺晨说,当时秦大师要是有头发的话一定是气的根根竖起,可惜没了头发,只有一脑袋的红彤彤。

 

蔺晨还问梅长苏:“你猜秦大师那是气的,还是害羞的?”

 

“……不要脸。”梅长苏评价。

 

蔺晨的确不辜负这三个字,就是被秦大师抓个正着那会儿,还一手握着梅长苏环在他腰间的手不让他离开,一张脸格外正经的对着秦大师:“老夫老妻情趣了,还请秦大师不要见怪。”

 

到最后鱼还是没吃到,直到蔺晨往上面撒那一小瓶盐之前都还好好的,可那盐一撒一旁的秦大师被气得直翻白眼:“这是泻药!你连盐都不认识总该认识泻药吧?”

 

“嘿你把泻药放厨房做什么?”

 

“你进的是我药房!混小子!”

 

“……哦。”蔺晨服气,回头瞪了忍不住笑的梅长苏一眼,自己也没憋住笑。

 

当天晚上蔺晨梅长苏带着小飞流就被秦大师赶出门抚仙湖的地界了,据说之后抚仙寺外立了块牌子,上书:“不要脸者,不得入内。”

 

评论(55)
热度(697)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