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妄言

妄言

 

 

蔺老阁主六十大寿的时候,琅琊阁操办了一场,也未是请了多少门生故旧,来来往往,也不过那三五老友。最热闹的当属蔺晨花了心思请来了的那个戏班子,百十来号人,将那戏台子高高的搭上。

 

有来访老友笑说蔺老头儿你这儿子有心,蔺老阁主嗤之以鼻,说那是他自个儿爱听,不管老朽半分事。

 

蔺晨是爱听戏。

 

那次是快月上中天的时候,老一辈的喝了点酒都散了,戏台子上头也唱到了最末那一折,戏台子底下,也就留着个蔺晨和梅长苏。

 

彼时蔺晨先敬了梅长苏一杯茶,才半是感慨的在那儿说起来:“我确实喜欢听戏,头一份的有意思,你可知为何?”

 

梅长苏轻笑了声:“戏台子上头人扮的花俏,蔺公子自然喜欢。”

 

蔺晨敲着桌子说梅长苏你可真没良心,你这么惨淡一个人,我不也喜欢么?

 

梅长苏便说蔺公子有何高见不妨快快说了,这时辰不早——

 

他话还没说完,便见蔺晨几步过去伸手一搭戏台子的栏杆,脚下一发力便腾身翻上了那戏台,惊得戏台上莺莺燕燕连忙着后退,给他这混不吝的让了个地方。

 

蔺晨抬手起了个势,还有几分味道。他在这儿站着,遥遥望着戏台子底下的梅长苏:“这戏,头一个有意思的便是这尺寸之地便是万里河山,几言几语便是千般世界。”他尖锐的笑了声,手中折扇唰的展开:“如今万里河山在我掌中,梅宗主要我许你个什么?”

 

梅长苏定定的看着他,彼时月上中天其色如练,笼在台子上头便叫这台上诸般人物都看不清晰,于是梅长苏只是笑,不理台上那位的疯。

 

蔺晨便扬了嗓子硬是捏出个戏腔来,先让那铁板铜琶奏起,由着他胡乱说些。

 

他说梅宗主不言语,若是漏了哪样,你可别怪我。

 

他说我先替你在大梁国里下上三年大雪,夜夜皇城有鬼戚戚,我替你召那七万亡魂兵入金陵,旗上梁字糊血,单书一个冤字。

 

他又说我这抬手间便替你建一座长安城,城里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日日夜夜笙歌不歇,千般繁华万般太平。

 

蔺晨大笑起来,问梅长苏说此间种种,你看好也不好?

 

梅长苏此刻才将手中茶盏放下,施施然走到戏台子跟前,仰着个脖子看戏台子上的蔺晨,他说你扮上吧,我听你好好唱一出戏。

 

蔺晨也走到那戏台子边上,在那儿蹲下来,让自个儿能跟梅长苏目光平齐:“梅宗主想听的我都替你唱了,你还要我唱些个什么?”

 

“什么都好,才子佳人的故事,又或是英雄好汉,都好。”

 

蔺晨索性又从戏台子上翻了下来:“这可不公平,”他伸手一环梅长苏的腰:“我的戏落了,该你了。”

 

不管不顾先将人抱上了台,人方站稳便招呼着说快讲梅宗主扮上,梅长苏便那么看着蔺晨,由着人扮,由着人闹,懒怠言语,只在伶人将那风情万种的妆画上了,才问蔺晨一句。

 

“你要听什么,我唱。”

 

蔺晨坐在那栏杆上头,目光仔细勾勒着梅长苏的眉眼,他说我要什么你便唱什么,是么?

 

“啰嗦。”

 

“那你唱一出长生吧。”蔺晨这么说。

 

彼时是永初十二年,离梅长苏入金陵,还有半年光景。

 

FIN

 

评论(43)
热度(418)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