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奉陪

随手打的小段子 ooc 图一乐

 

奉陪

 

 

琅琊阁阁主和江左盟宗主吵了一回架。

 

那个时候是永安八年,黎纲好不容易讨了个媳妇,晏大夫抱上了孙子,小飞流烤了蔺晨的第三百八十只鸽子,甄平依旧没有想好下次出门干坏事时候取个什么名字。

 

吵架起因已不可考,或是飞流昨日多吃了一个甜瓜又或是梅长苏少喝了一杯茶,总之黎纲赶过去的时候好端端一个卧房里头满地都是书。那两位爷一个在门口站着一个在榻上坐着,衣衫凌乱头发未梳,还好有个皮相在那儿,不至于难看。

 

“我说好端端的怎么就吵起来了呢?”黎纲苦着个脸:“我说蔺公子你怎么总爱跟我们宗主吵——”

 

“哎哎哎,”蔺晨不服气:“我和他什么时候总吵架啦?”

 

“黎纲说我们吵了就是吵了,不服气憋着。”梅长苏顶他一句。

 

蔺晨撩着袍子蹬蹬蹬几步过去在梅长苏身边一坐:“嚯,爷那是情趣,谁跟你似得整天小肚鸡肠。”

 

“小肚鸡肠在下可比不过蔺公子,当年说错一句话给您记得如今。”

 

“嚯,我丢了个你送的发冠你也不记着?”

 

“那是因为你丢了之后就再没束过发动不动头发往我脸上糊!我倒是想忘啊!”

 

“你还记着我前好几年随手送给人姑娘一帕子呢!”

 

“我还记得你前几年送给我的帕子呢,记性好,不成啊?”

 

“嚯那你当年给我字字句句许下的话怎么就能说反悔就反悔啊?”

 

梅长苏眉毛一拧:“翻旧账?”

 

蔺晨呵呵笑:“你这儿旧账摞的有山高,翻起来随手的事情。”

 

黎纲在门口立着,左耳朵往里头灌说你昨儿鸽子多喂了二两食你自己多喝了三两酒,右耳朵飘着你前几天偷摸着把药浇了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说着说着画风就更不对了,这儿一个说着说好了一夜一次不许多那儿一个说你怎么不说一周一次这个频率你都跟我反悔呢!

 

黎纲心里头骂了句娘。他脚往后一撤,准备赶紧走人。

 

“黎纲别走。”他阁主有令。

 

梅长苏瞪他:“他想走就走你拦着干吗?”

 

“……你这人恶劣行径总需有人听着,说不定哪天就昭告天下让世人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梅长苏理袖子:“好,你说,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人面兽心。”蔺晨一锤定音。

 

“怎么讲?”

 

蔺晨手不自觉就摸上自己的颈子:“干不过就咬!”

 

梅长苏笑的阴森森的:“那你就是辣手无情。”

 

“怎说?”

 

“我腰上给你掐的印子还肿着!”

 

黎纲噗通一声跪地上了:“我说,二位爷,放我走,好不好?好不好?”

 

“嘿你今儿怎么就跟我杠上了?年纪大了还撒野?”

 

梅长苏往榻上一靠:“我就撒野了,怎么着?”

 

蔺晨手一伸拉住了人手腕子,一用力硬是把人拽怀里头了,另一只手一撩头发免得又糊两个人满脸,顺势摆了个特别帅的姿势。

 

“没怎么。”他乐呵呵往人脸上亲了口:“你撒野,我奉陪。”

 

给黎纲吓得连滚带爬干净走,跑起来比飞流快。

 

FIN

 

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这句大概是我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评论(60)
热度(584)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