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十分红处

十分红处 

 

01

 

蔺晨见到他娘的时候他娘正开心的和梅长苏他爹在那儿搓麻将,再往远处一看有那么一瞬间蔺晨觉得这场面挺震撼的,你想想啊这冥河那头挨排排七万人,搓起麻将来动静那叫个哗啦哗啦地动山摇。他娘看见他过来特别乐呵的冲他招手,她说儿子来来来帮娘看看这牌——

 

到跟前了才想起来问一句:“你怎么比你爹还早下来啊?”

 

蔺晨有点不好意思,他摸摸鼻子说没我就是来找个人,过会儿就回去啦。

 

他娘“哦”了一声,说找老林他家儿子是吧。话刚说完就听见林燮接茬,他瞥了蔺晨一眼,这让蔺晨有点儿紧张想着初见丈母爹也没带点礼物什么的,然后林燮就说了找什么找啊,回去吧。

 

蔺晨给一噎。

 

“这可是您儿子?”

 

林燮瞅着蔺晨笑了下,挺帅一张脸,停在四十多岁年纪,不像他爹,虽仙风道骨,早垂垂老矣。

 

 

02

 

蔺晨沿着冥河一路往前走,一路全都是零零碎碎的小鬼要么就是解差,好不容易给他逮着个看上去有官衔的,揪着人领子问:“判官在哪儿?”

 

“给你气死啦。”那鬼翻白眼。

 

“嚯这死透了的还能再死一回啊?”

 

那鬼特别不屑:“怎么不能了,七天前来了个魂儿,一日三万六千次死生,老远听着那声儿都觉着好他娘的够劲儿。”

 

蔺晨掰着手指头算着数,掰到第七根的时候问他:“那人叫什么?”

 

“林——”

 

那鬼差一下子给蔺晨一脚踹冥河里头去了,完了蔺晨觉着还不爽随手拾了块石头砸了个正着:“林你大爷!”

 

鬼差往生去了。

 

蔺晨觉着自己算是做了件好事。

 

过半天回过味来冲着那冥河道在那儿撕心裂肺的吼:“他人在那儿啊?”

 

冥河咕嘟咕嘟冒泡,跟吉婶煮粉子蛋时候一样。

 

好半天的传来一声儿。

 

03

 

阿鼻。

 

04

 

蔺晨之前问林燮他们怎么没事儿在这搓麻将啊,林燮说等人。

 

蔺晨他娘等着他爹说是要一起投胎,蔺晨默默想了下觉得他娘挺会玩儿还有点小浪漫,转脸看林燮的时候余光瞅着晋阳就在林燮对面坐着呢,想着可不是得等着啥情妇吧——

 

“萧选没来。”林燮冷冷看他一眼,目光里头全是这小子怎么跟他爹似的二百五:“还没亲手撕了他。”

 

嚯。

 

蔺晨一边想着这林家父子可是一脉相承的狠辣,一边脑补着七万人手撕一个萧选的画面。

 

……手撕鸡一样的效果啊。

 

画面有点美。

 

05

 

这时候蔺晨可算看见梅长苏了,他这一层层找下来,不容易。

 

梅长苏两只手被铁链子栓着往上吊着,双脚还落了地,在那儿摇摇欲坠的站着,脚底下红了一大片,这时候开始有点发黑了。他穿了身煞白的衣,头发往后披散着,还挺好看。

 

蔺晨好不容易站他面前。梅长苏抬眼看他,语调不咸不淡:“哟,来啦。”

 

“来啦。”蔺晨手往袖子里一揣:“跟我走吧?”

 

梅长苏看着他嗤嗤笑,整个人仰着往后一倒,那铁链子哗啦哗啦一响把他整个人扯出一个挺惨兮兮又他妈有点儿妖娆的弧度,好半天梅长苏才晃晃悠悠坐自个儿那血泊里头去了。

 

蔺晨就想起来梅长苏死的那时候。银鞍照白马,他梅将军长剑上头一层叠着一层的血。他坠下去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蔺晨就觉得自己看见了从地底下伸出来的千万只白骨爪子,扼住他咽喉,刺穿他腹部,捆住他双腿。

 

硬生生把他拖拽入地狱里去。

 

蔺晨记得梅长苏那会儿还冲他说话来着,那七天里头蔺晨来来回回重复着他记忆里头的唇形,好不容易才搞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无债一身轻。”

 

要说这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瓦罐不离井台破将军必得阵上亡,哪儿欠的哪儿还。

 

管你是不是保家卫国,管你是不是将军铁血。

 

得还。

 

06

 

蔺晨问说那你那些叔伯弟兄都还光啦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梅长苏说我不一样,我杀戮满身也还罢了,偏偏算尽人心谎话连篇,篡天改命意谋天子,阴诡行遍毒辣心肠。

 

当入阿鼻。

 

07

 

蔺晨说你放屁!

 

08

 

梅长苏说你文雅点成不成啊?

 

你不认我不认,天道认。

 

蔺晨笑的咬牙切齿,他说你废话连篇的倒是回我一句你走不走啊?

 

梅长苏瞅着他跟瞅二百五似的,他说这阿鼻地狱哪有进了还能出去的?蔺晨说能啊,你那名字上头还没勾朱批呢,你想走,我们就能出去。

 

“嚯,琅琊阁什么时候做起了阴曹地府的生意?”

 

“七天前啊。”

 

梅长苏好半天想起来,他说我听鬼差说判官要勾我名字的时候怎么都勾不下去手,第一回要勾纸给湿了——

 

“那是我给你灌了药。”

 

“第二回笔秃了?”

 

“那是我给你扎的针。”

 

“第三回勾错地方了?”

 

蔺晨想了好半天:“……那可能是我亲了你一口。”

 

09

 

梅长苏低着头笑,身子下头那血泊能照出他眉眼,他看半天伸手拘了一捧一伸手泼蔺晨身上了。

 

“嘿你这倒霉玩意儿!”

 

“……欠你的,还你。”梅长苏笑眯眯的。

 

蔺晨直愣愣看着他好半天,骂了声极不文雅的话上前几步给亲上去了,梅长苏给他扑的往后倒,偏生那铁链子拽着他,让他半悬在空中后背触不到地。

 

头发垂下去了,一大半儿沾了血。

 

蔺晨一狠心咬破了梅长苏的唇,再一狠心把自个儿的也咬了个口子,两个人唇齿交缠难舍难分好一会儿,你的血抹着我的我的舌头也尝了你血的味道。

 

蔺晨特别拽:“混一起了,你还一个试试?”

 

梅长苏偏着脑袋瞅他半天:“那就欠着吧。”

 

10

 

好久以前的事了,有一回蔺晨就差指着梅长苏鼻尖骂,他说这世上最他妈狠心无情的人,你占一个。

 

11

 

梅长苏喊冤。

 

他说蔺晨我那么喜欢你啊,可这个叫什么来着。

 

有缘无分。

 

12

 

这会儿梅长苏说,蔺晨,咱们做一场吧?

 

蔺晨轻咬着梅长苏锁骨的时候满鼻子嗅着的都是梅长苏身上那药味儿,他蔺晨给配的,特别熟悉。

 

梅长苏头一次肆无忌惮的喊出声。

 

蔺晨就那么一寸寸抚摸着梅长苏那具身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他妈就是舍不得松手,进进出出时候梅长苏咬他咬的特别疼,沿着肩膀往颈子那儿挪。

 

蔺晨说你狠狠心能一口咬死我。

 

梅长苏噗嗤笑出声。

 

他说舍不得。

 

这人啊,有时候就能轻易忘了身处何时何地,忘了这事阿鼻地狱里头,忘了哪儿哪儿就能有恶煞厉鬼,往了两人身子底下都是梅长苏日日三万六千次积攒的血,忘了这眼前啊,是人是魂。

 

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这种特别扫兴的话,是没人会说的。

 

梅长苏顶多说句,你快点儿别磨叽不疼。

 

13

 

完事儿以后蔺晨说你要是不走我就在这儿陪你吧。梅长苏说你往后退一步,稍微让让。

 

蔺晨难得听话,往后一退。这脚步还没站稳呢就见着一把地狱烈火从梅长苏脚底下燃起千万把刀子就从上头砸下来了。蔺晨一看心头一疼猛地往前一扑,没成想动作还没梅长苏快。

 

这回是梅长苏护着他。

 

梅长苏搂着他,头埋他肩窝里说蔺晨啊你扑上来干嘛我护不住啊,蔺晨说没事儿咱一起呗。

 

“嚯,蔺阁主如此天真。”

 

蔺晨心里头有点儿生气,再一想不对啊自个儿怎么不疼啊,一回身一低头发现自己宽袍广袖衣衫华贵,脚下踩着祥云头上顶着玉冠,眼前却是个浑身鲜血的梅长苏。

 

“你蔺阁主做的是妙手回春的营生,倒了了积了不少善缘,能做个散仙。”

 

“你大爷的怎么不早说?”

 

“你倒是给我时间说啊?”梅长苏朝天翻个白眼,恰恰好天上传了声音下来,喊着说散仙速速归位。

 

蔺晨说,我才不去。

 

梅长苏说,身不由己。

 

14

 

“那我到了天上就杀神弑佛,犯下诸般罪行,也就并你一块儿在这个地方。”

 

“……你打得过诸天神佛再说啊?”

 

蔺晨翻个白眼,说不带你这样打击人的。

 

15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身死第七日,地府里头多了个归簿亡魂,天上多了个浪荡散仙。

 

 

FIN

 

==========

《七情六欲》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516936314&spm=a310v.4.88.1

评论(87)
热度(483)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