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祖传老中医,专治性冷淡

祖传老中医 专治性冷淡 

 

 

01

 

 

那天是丙申年的二月廿四,要不是蔺大夫不爱用阳历看日子,他大概能知道今儿是四月份的头一天。

 

医馆里的人来的出奇的少。蔺晨送走俩之后好半天都不见人影,心里头一边犯着嘀咕说今儿这是几个意思啊一边昏昏沉沉手支在脸颊上在那儿打瞌睡。

 

蔺大夫梦里头梦见个人,贴在他耳朵边上说情话,缠绵缱绻的特别不要脸,可是蔺晨半个字都听不清,给他急的喊出声。

 

“你说啥大点儿声!”

 

“我说你这医馆开不开门了啊?!”

 

哐的一下蔺大夫一个鲤鱼打挺,脸上还有俩红印,衣服压的。

 

“来,伸手,诊脉。”蔺晨好歹是个祖上二十八代都是老中医的,这点儿职业素养不在话下,就假装刚刚打瞌睡的人不是他,迷瞪着双眼就伸手给人诊。

 

“不用诊。”那人说了句。

 

蔺晨好不容易清醒了,心里头呵呵一声,一双眼在面前那人身上上上下下一打量,心里头打了个突儿,脸上不动声色,笑眯眯问他:“不诊脉,治个屁啊?”

 

那人干咳了声:“我知道是什么病,你就说能不能治吧。”

 

蔺晨看那人特尴尬的脸色心里头好笑,他说兄台我看你浑身上下都是病你让我给你治哪一处?先说好治一样八折治两样七折半这样的规矩,我这里是没有的。

 

蔺晨被那人翻了个白眼。

 

要说人长得好看啊这白眼都不气人,蔺晨胳膊往桌上一搭手又撑脸上了:“说吧,什么病啊?”

 

……嚯,那人还有点不好意思。

 

“别介啊,那这样,你先自我介绍一下,缓解缓解。”

 

“苏哲。”

 

蔺晨抽了药单子往上写名儿,刚落笔给顿住了,抬眼瞅他:“假名儿吧?当我不看报纸金融版啊?”

 

对面那人攥着个拳头,特苍白一双手都在那儿爆青筋,大概是觉得自己打不过对面这臭不要脸的老中医所以表情还算个和颜悦色:“梅长苏。”

 

蔺晨心里头乐着:“好嘞,说吧什么病,别害羞啊,我跟你说来这儿就是治病的,连不举我都能给药到……”

 

“性冷淡。”

 

蔺晨给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对面梅长苏甩了袖子就走。

 

“嘿嘿嘿你别走啊你走了我爹得家法伺候我!”蔺晨一个箭步冲上去挡门口了,脸上笑还没褪干净呢:“我真不是嘲笑你……”

 

梅长苏到底是商海沉浮过的人,就翻了蔺晨又一个白眼,都不带多的:“关你爹什么事儿啊?”

 

“你爹知会我爹,我爹知会我啦,叫我好好给你治。”

 

“我爹?”

 

蔺晨痛心疾首在那儿摇头,他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他指着自己一张脸往梅长苏眼面前凑:“蔺晨?还记得不?小时候一个大院儿跟你闹的?”

 

梅长苏愣是给逼的往后退了一步,看他老半天。

 

“……你脸比小时候胖不少。”

 

好不容易两人又在桌子两边坐定了,蔺晨说咱中医和西医不一样,还是得把脉,来,手伸出来。

 

“……你这小胳膊细的,怪不得当时打架打不过我总被我欺负。”蔺晨一边诊脉还一边 瞎逼逼:“你还记得当时我抢你一橡皮鸭子你就跟我哭鼻子那事儿么?”

 

梅长苏都懒得搭理他,掏出手机看时间说你快点儿我忙。

 

蔺晨冷笑:“你这一身的病我猜有一半儿是忙出来的。”

 

“……死不了。”梅长苏掀了眼皮看他:“你就给我治这性冷淡就成。”

 

蔺晨说你竟然肯来我也是很惊讶的。

 

“我妈逼的。”

 

蔺晨眨巴眨巴眼:“我还以为你骂脏话。”

 

 

 

02

 

 

蔺晨说了这病得好好调理,大笔一挥唰唰唰龙飞凤舞写下来的字鬼都不认识,塞到梅长苏手里头的时候管不住自己又问了句。

 

“那橡皮鸭子还在我那儿呢你要不?”

 

梅长苏一抬手就把桌上那本《黄帝内经》糊蔺晨脸上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没成想这书糊脸上了蔺晨就开始捂着脸嗷嗷直叫,在那儿跳脚一身白大褂被电风扇一吹跟卫生纸巾一样,哀嚎的特凄惨。

 

梅长苏说碰瓷我不认啊。

 

蔺晨说你大爷我垫着书吃的饭辣椒面糊书上现在有糊我眼睛里头了!

 

要说医者不自医啊,真是特别凄凉。

 

梅长苏牵着捂着眼睛的蔺晨往水池子那儿带,一路磕磕绊绊气的蔺晨问他说你大爷是不是故意的。梅长苏特无辜说要不然你要我怎么办?

 

蔺晨手顺着人手摸到胳膊最后搭梅长苏腰上了。给梅长苏狠狠踩了一脚,当然梅长苏说他不是故意的。

 

梅长苏拿白毛巾沾了水一点点给蔺晨冲洗,蔺晨嗷嗷叫着好不容易缓过来了,事业清晰以后眼面前就晃着个凑得特别近的梅长苏。

 

有点儿视觉冲击力的。

 

03

 

梅长苏有点愧疚,他说我请你吃个饭当补偿吧。

 

蔺晨说成啊不过门诊费药钱得照给。

 

梅长苏说我们去吃火锅吧我知道有家火锅店辣椒面儿特别入味,蔺晨说别别别你得吃点清淡的,我知道有家店牛鞭做的特别好。

 

“蔺大夫经常去吃?”

 

“去你大爷。”

 

 

04

 

梅长苏拿着蔺晨那药方吃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头拿药的都不是他本人,不是什么叫黎纲的就是叫甄平的来跑腿,最过分一次来的是个叫飞流的小孩儿。

 

“蔺晨!”

 

“哎找我干嘛?”蔺晨喜欢美人,一看这俊俏的小孩儿心里头欢喜。

 

“蔺晨!”飞流又喊了声。

 

“我在啊。”蔺晨有点懵逼。

 

“你!不是!”

 

蔺晨彻底懵逼了,他心想我这么多年我爹都没把握从户口本上抹了你这算什么啊:“我怎么就不是了?”

 

小孩儿在兜里摸半天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不像!”

 

蔺晨打眼一看。

 

嚯。灵魂画手。

 

“这他妈谁画的橡皮鸭子!”

 

05

 

后来有人带话来,说那不是橡皮鸭子,是肥鸽子。

 

那会儿蔺晨才想起来自己因为梅长苏烤了自己一只鸽子哭了好半天那事儿。

 

天道好轮回。

 

06

 

后来蔺晨让梅长苏正经画个他,梅长苏给他画了个卫生纸精。

 

07

 

一个月之后梅长苏又自个儿跑蔺晨医馆里来了,他说你药不管用。

 

蔺晨觉得委屈:“怎么了?弟妹还不满意啊?”

 

“……我单身。”

 

“那感情好……不我是说,咳咳,”蔺晨脸都不带红的看着梅长苏:“嘿你这单着身操什么性冷淡的心啊?给右手省点事儿不好吗?”

 

梅长苏不说话。

 

蔺晨一张脸凑过去:“你不会是一三十岁的处男吧?”

 

后来蔺晨庆幸,幸好有了教训再也不拿《黄帝内经》垫着吃饭了。

 

08

 

蔺晨觉得梅长苏这问题严重了,他又给来来回回把着脉,时间长到梅长苏戳他说你是不是睡着了啊?

 

“我想着万一给你诊出个喜脉来我就不用治了……咳咳,我是说……你这个病吧,”蔺晨一句话说的要喘上三喘:“不太好办。”

 

梅长苏抬头看了眼挂着的那妙手回春的招牌。

 

蔺晨说你站起来。

 

梅长苏不清楚他意思,但好歹难得听次医生的话,乖乖站起来了。

 

蔺晨在他那西装裤上来回看了几眼:“……可惜了,我尽量治吧,可不能暴殄天物。”

 

“……流氓。”

 

09

 

后来七月初七的时候蔺晨守着空荡荡的琅琊医馆觉得特别寂寞,恰好当天梅长苏拎着他那第三幅药房过来找蔺晨。

 

“不管用。”

 

蔺晨托着腮觉得生无可恋,他说这七夕啊我这儿不开业。

 

“不开业你在这儿门开着?”

 

“等你啊。”

 

10

 

梅长苏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蔺晨外出浪的建议,两个人沿着大马路走在那儿压马路,街上全是来来往往的小情侣。

 

蔺晨说自己要吃棉花糖,两个人去买的时候那阿姨笑的特别和蔼。

 

“不怕,阿姨理解你们。”

 

棉花糖比别人大上三圈,风一刮就忽悠悠飞走了,梅长苏望着那远去的棉花糖心里头在那儿堆了几层厚的弹幕,全是“理解个屁”几个大字。

 

蔺晨说那儿有摩天轮诶。

 

梅长苏说你怎么跟小姑娘似得,完了又接了句说人多我不干啊我不想排队。

 

后来蔺晨说梅长苏这个叫口嫌体正直。

 

11

 

那晚上两个最后晃去了路边大排档喝了点酒。

 

大排档老板特别无语,看着这俩人豪情万丈要了一打啤酒,一个喝了半罐一个喝下一罐,然后就爹妈不认了。

 

还好能认得彼此。

 

两个人一路相扶持着走一路磕磕绊绊。

 

12

 

蔺晨揪着梅长苏说,家里祖训,给谁治病都成,就是不要给姓梅的治。

 

反正治不好的。

 

白搭。

 

梅长苏在月光底下笑的有点黯淡,他说怎么怪得到病人头上,明明是你没认真治。

 

蔺晨睁着双快睁不开的眼盯了梅长苏好半天,最后好不容易说了句,我可巨冤啊。

 

梅长苏低着头说我也冤,这回你说什么我都听了啊还是治不好,这得赖你,不能赖到我身上,碰瓷不认啊。

 

蔺晨一伸手就隔着裤子的布料摸上那地方了。

 

“小爷我还就不信了!”

 

13

 

蔺晨跟梅长苏说你贴着我耳朵边上说点情话呗,我想这事儿想了好久了。从抢你那橡皮鸭子的时候就开始了。

 

梅长苏说好啊,正好我也等很久了。

 

14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15

 

蔺晨后来在妙手回春的牌匾底下挂了个对联,左边是“祖传老中医”,右边是“专治性冷淡。”

 

给梅长苏砸了,他说你不能治一个跟人上一次床啊。

 

蔺晨嬉皮笑脸,说哪能啊就跟你上了无数次床了,一边说眼睛往下移到梅长苏西装裤上,又叹了口气:“可惜了,暴殄天物。”

 

《黄帝内经》又糊蔺晨脸上了。

 

16

 

    “操!大意了!”蔺晨干嚎:“我昨儿又垫着这书吃的饭!”

 

FIN

=======

小广告时间 《七情六欲》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516936314&spm=a310v.4.88.1

评论(67)
热度(881)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