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七情 第六回:恶

恶 

 

 

秦淮河边月,崇音塔上风。

 

蔺晨说那是他第一次到这金陵城中来时听闻的一句话,那个时候的蔺少阁主虽年纪尚小,但也早就是一副轻狂脾性,听了这话也就是笑,笑说这金陵城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说这个事的时候是上元节的第二天,那个时候天光已是大亮,蔺大阁主懒懒散散的躺在榻上,怀里还有个半梦半醒的梅长苏。

 

梅长苏眼睛也没睁上一下,一双冰凉的手贴在蔺晨腰间捂了一夜也没怎么捂暖和,磨蹭了两下往更暖和的地方伸过去,结果被蔺晨一把按住。梅长苏迷迷糊糊的,在蔺晨手心里头磨蹭了两下,也就老实了。

 

“怎么就……不是好地方了?”他声音有些沙哑,大抵是还没清醒的缘故,又因着这个生出些了绵软之意来,难得的乖顺。

 

蔺晨抽出只手理了理梅长苏蹭在他颈脖间的乱发,那让他痒的很。手指触碰到梅长苏颈后一块皮肤,忍不住多摩挲了两下,那让梅长苏轻轻的动了动,却又向着他的怀里头贴的更紧了些。

 

蔺晨就想笑,到底是不清醒的,像猫一样。

 

“这金陵城里头,风月不像个风月的,密密匝匝的都是俗世烟火气。”蔺晨一副正经的样子:“专门养些个俗人,自然不是好地方。”

 

“也不知道昨天夜里是谁拖着我专门往那俗世烟火气里走,”梅长苏清醒了些,也不知是贪图温热又或是懒得动,就那么赖在蔺晨身上:“笑的红口白牙傻里傻气的,怎么一觉睡醒就不认账了?”

 

蔺晨想了半天,那个走在满街灯火里头回了头冲着他笑的,可不是梅长苏么,怎么一夜过去就推到他身上了。结果琢磨半天,才想起来彼时自己也笑的脸颊发酸,也不知到底傻乐个什么劲头。

 

要怪得怪那时候天上烟火太好,地下花灯如昼。

 

“所以说啊,”蔺晨假模假样的叹了一口气:“连我这样超凡脱俗的人到了这金陵城里头都沾染了一身的俗气,可见这里,确确实实不是个好地方。”

 

梅长苏窝在他肩头笑的直颤,发丝一下下撩在蔺晨脸上,让他不胜其扰。

 

蔺晨就不喜欢这金陵城。

 

他嫌那秦淮河边的月太艳,他嫌那崇音塔上的风太冷,他嫌那朱雀街上的青石太硬,他嫌那皇城上头的琉璃瓦太沉。

 

除了那个一心一意就想往这金陵城里的人,但凡和着金陵沾上半分瓜葛的,他都不喜欢。

 

他就想不通了梅长苏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地方,明明在这金陵城中,若不是他在他身边,到了夜里头他梅长苏都不得安眠。

 

蔺晨拢了拢梅长苏的肩膀,就听见外头有人敲门。这敲门声一响,原本腻在他身上就是不乐意睁眼的梅长苏倒是一下子清醒了,一手撑着枕头就要坐起来,结果蔺晨一用力又把人扯回去了。

 

“干什么?”梅长苏瞪他,偏偏两个人贴的太近,要是梅长苏再贴的近些,鼻尖都能戳他脸上。

 

蔺晨笑的一脸无所谓:“什么干什么?让你多睡会儿你还不乐意了?”他伸手贴着梅长苏的脸颊把他往外推了推,又被梅长苏瞪了一眼,他自己还一副混不吝的模样:“哎呀你再靠的那么近我就要亲上去啦,我跟你说了白日宣淫不好啊,特别是你这样的身体啊我跟你说……”

 

“那你还不松手?”梅长苏微微把自己撑起来一点儿,脸上似笑非笑的,一双眼里头倒是千百种波澜流转。

 

“松什么手……哎呦。”蔺晨还没反应过来呢腰间就是一痛,才意识到他那只手把梅长苏的紧紧按在他腰间,手覆在他手上的,还十指交叉。这梅长苏指尖轻轻掐了他一下,也不是多疼,就是那点儿冰冷一下子在皮肤周围扩散了开来。

 

蔺晨有些不乐意了。

 

他又拉着梅长苏把他往自己怀里头揣,动作算不上温柔还有些赌气的意味,可这梅长苏虽说身体瘦弱了些毕竟那么高的个子在那里,被他这么一折腾姿势到别扭了起来。这个时候外头敲门的人又将门敲了三下,听着,有些急了。

 

“是什……”梅长苏刚出声就被蔺晨一捂嘴。

 

“什么事儿啊一大早的就敲门?”蔺晨没好气儿的回那门外的人:“不知道你们宗主要睡觉啊?”

 

“萧景睿萧公子,听闻宗主回京,特来拜访。”是黎纲的声音,一听就压着笑。

 

“他人呢?到哪里了?”蔺晨看着梅长苏瞪他也瞪回去,脸上就差写着“理所当然”四个大字,底气足的很。

 

“就在正厅候着了,要我请他过来么?”

 

“过来什么过来啊?啊?”蔺晨也不管黎纲看不看的见就在那儿翻白眼:“我和你宗主两个人都衣冠不整的……”这话没说完呢就一嗓门儿嚎出来了:“嗷!”

 

黎纲门外头站着,听着心里头一惊,这嗓门儿大的甄平也冲过来了萧景睿也跑过来了,怕是这半个苏宅的人都听得见这一声嚎。

 

他没敢推门,也还没来得及问呢,就听蔺晨气急败坏:“梅长苏你咬我?”

 

……

 

黎纲回头冲着跑过来的甄平他们挥挥手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又冲着萧景睿陪着个笑脸作了个揖:“萧公子,见笑了。”

 

萧景睿脸上那叫个五味杂陈,摆摆手,赶紧走人。

 

黎纲听见他家宗主声音,又好气又好笑的:“你装什么装?哪有那么疼?”

 

蔺晨在那里臭不要脸:“我不管,你再咬我就再喊,反正这苏宅里里外外谁不知道谁啊,就喊了怎么着?”

 

黎纲心里苦啊,他算是知道这蔺少阁主不要脸起来能有多不要脸了,还拖着他家宗主下水。他掉了头往外头晃悠,没走几步呢门童又进来了,说是言侯携子前来探望。

 

得,还得禀报。

 

“言侯来,我若是再不见,就真的失礼了。”梅长苏一手越过蔺晨肩膀撑在蔺晨身上,可蔺晨手还圈在梅长苏腰上呢,就使着性子不让他起来。

 

“就让黎纲去说你有恙在身今日不能见客不就完了?”

 

梅长苏好笑:“今天你就这么和我杠上了?”

 

蔺晨还特臭不要脸的承认。

 

蔺大阁主说了,谁让你一大早撩我来着?

 

梅长苏无辜的很,眨巴着眼睛问他:“我什么时候撩你了?”说的时候眼神还特无辜,若是让别人见了怕是谁都不信这能是翻云覆雨手腕厉辣的江左梅郎。

 

“……”蔺晨难得语塞。

 

这种类似于“你一大早手就尽往不该摸的地方摸”这种话,蔺晨一时间还不那么好意思说出口。

 

……其实也挺难得。

 

“我不管,”蔺晨耍赖:“今儿我就不想让你见他们了,怎么着?”

 

拽的二五八万的,要不是看他长得帅,梅长苏大概就上手揍人了。

 

“敢问蔺阁主年方几何啊?”梅长苏咬着牙根问他:“这一觉睡过来三十几年都白过了?”

 

蔺晨也不答话,伸手就摸上梅长苏眉眼。

 

梅长苏愣了一愣的,也不躲。

 

蔺晨轻轻抚上梅长苏的眉,他人生的好看,一张脸,哪里都好看。拇指顺着他的眉轻轻抚弄下来,落到了他的眼尾。

 

“我放你两年时间,让你日日为这这些人操透了心的……”蔺晨碎碎叨叨的那里念着。

 

“我在这金陵城里,又不是为了他们的,我……”梅长苏想辩解几句,又被蔺晨一句“你闭嘴”给堵得严严实实。

 

蔺晨难得收起了那副不正经的样子,一双眼里滟滟的,波澜暗涌万般情愫。因为常年习武拇指上生了茧,就那么轻轻的在他的眼尾来来回回的轻抚着,有些酥麻,而疼痛开始从那里往梅长苏的心里头侵袭。

 

“世人多说我风流,见花折花见草摘草的,你也放心我一个人呆在南楚那地方。”蔺晨见梅长苏在那里笑,嘴角也挑起一抹笑意来:“笑什么笑什么啊,要是哪天来个漂亮姑娘手里拽着个小屁孩儿说是我儿子,我可就认了啊。”

 

“认就认了呗,大不了帮你一起养着。”梅长苏顺了他的嘴也在那里说胡话。

 

“嘿,那女人呢,你怎么办?”蔺晨有意逗他,偏偏问的认真。

 

梅长苏撑得胳膊有些酸了,躲开蔺晨的手翻了身躺回床榻上,哪里知道蔺晨也不依不饶的凑上来,反倒压在了他身上,拇指还在他眼尾处流连,也不知怎么就那么爱抚弄着那个地方。

 

“爱怎么样怎么样。”梅长苏收了笑,一双眼里笑意却是不减的:“我哪里像蔺大阁主那么大的醋性。”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蔺晨气也不是乐也不是,到最后一口气叹出来,一句话在口中转了几转,说出来时太过含混,以至于梅长苏都没能听清。

 

“嗯?”梅长苏伸手将蔺晨垂到他脸上的发拨到了一边去。

 

“我说……”蔺晨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突然笑了出来:“嘿我不说了,不高兴说了。”

 

结果这回都没等梅长苏瞪他呢,就俯下身子吻了上去。

 

吻的是梅长苏的眼尾。

 

那个狭长的,微微上挑的,笑起来时候衬得这个人分外好看的眼尾。

 

蔺晨不就是想说,他可就不乐意一个人呆在南楚那种地方,不乐意梅长苏一个人在这金陵城中耗尽心力,不乐意他在那些个俗人俗事里头兜兜转转,不乐意他为那些与他蔺晨不相干的人喜怒悲欢。

 

反正他就是醋劲儿大,谁管得着啊。

 

“言侯还……”梅长苏轻声开口,气息全都呼在蔺晨颈边。

 

蔺晨有些泄气的不去看梅长苏的眼。他掀开被子翻身坐了起来,白色的中衣衣襟打开露出一片胸膛,他也不在意,胡乱理了几下,刚想站起身去拿他的外衣,袖子被一扯他一回头,就对上梅长苏那双眼。

 

因为方才的亲吻眼眶还有些微红。

 

梅长苏正笑着,七分的无奈三分的笑意。

 

这回换成了蔺晨斜着眼看他,双手拢在袖子里头,撇着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想干嘛?”

 

梅长苏舒舒服服的往棉被里钻了钻,眼神往蔺晨下身意有所指的瞟上两眼之后又不知道落到哪个地方去了。

 

……小蔺晨精神好久了啊这个。

 

“嘿你!”蔺晨给气乐呵了:“梅长苏你扮猪吃老虎这一招玩儿的可真溜啊,你你你,嘿你这个……”

 

蔺大阁主心塞到了。

 

江左梅郎侧了侧脸,嘴角还翘着,挺勾人的。

 

蔺晨就听见他说了声:“想。”

 

蔺大阁主呆了片刻,反应过来了。

 

“想干嘛?”

 

“想。”

 

嘿。

 

蔺大阁主突然觉得自己有那么点儿失败,被子一掀往里一钻,漏进来的冷风让梅长苏打了个颤一双冰冷的手就贴蔺晨颈上了,蔺晨也随他去,在被子里头一伸手把梅长苏中衣衣襟一扯,伸手一捞整个人都贴在了他怀里。

 

梅长苏这时候还笑:“白日宣淫啊,不好。”

 

“谁管的着啊真是……”蔺晨撇嘴。

 

……到最后也没人管还在门外头的黎纲的死活,啧。

评论(56)
热度(653)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