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七情 第一回:喜

七情 

 

 

 

 

蔺晨看着梅长苏一身大红的喜袍,半晌没回过味儿来,上瞅瞅下瞅瞅看了半天,凑过去伸手玩了玩梅长苏披散在身后的长发,不小心下手重了些,被梅长苏用手拍开之后才双手往袖子里一踹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

 

“咳咳,你这……”

 

这了半天,挤不出下一个字。

 

梅长苏挑了眉毛看向他,整个人懒懒散散软在椅子里:“蔺阁主有何高见?”

 

蔺晨又咳了两声,瘪瘪嘴,从袖子里头伸出根手指在梅长苏眼前晃了一晃:“要我说啊,这衣服不适合你,不适合。”

 

梅长苏“嗯”了一声,无所谓三个大字就差刻在脑门上了:“你不喜欢不要紧,反正又不是穿给你看的。”说话时候微微眯了眼睛,偏偏眼位上挑着,被这一身的红衬的尽是风情。

 

蔺晨一捂眼。

 

梅长苏这个人,还是穿着一身的素色比较好,看着清贵,偶尔装腔作势的时候,还真有几分谪仙之姿,可远观,只他蔺晨可以……咳咳,那啥焉。

 

现如今穿成这个样子,要是让别人看见了,还不知道要招惹多少人。

 

扇子从腰间划拉出来,刷的打开猛地扇了几下,看见梅长苏被风吹得微微向后躲了一躲,蔺晨眼儿一翻又刷的把扇子合上了。手闲下来人闲不下来,没多久又在屋子里头踱起了步,直看的梅长苏眼晕。

 

“你当真要成亲?”蔺晨到底没忍住问出了口。

 

心里苦。

 

“你蔺大阁主给我招惹来的亲事,苏某人若是不从,驳的可不是蔺大阁主的面子。”梅长苏抚了抚袖子,低垂了眉眼,神色辨不明晰:“便是你蔺大阁主的面子不值几个钱,若是有损琅琊阁的名声,那也就是苏某人的不是了。”

 

蔺晨给噎的伶牙俐齿仿佛全喂了飞流:“哎我说,你……”

 

“我怎么样?”梅长苏扬起脸冲他一笑。

 

蔺晨刷的扇子一开遮在了眼面前,没好意思让梅长苏看见他七情上脸那模样。

 

这件事,说到底,是蔺晨作出来的妖。

 

那天他们两个带着飞流刚往凤栖沟外面走,庆林在后头哭着喊着要和他们三个一起出谷,说是他一个没相好的整日和未名朱砂两个人呆在一起,身心受尽折磨,好不容易来几个故人救他于水火之中,陪他一起过了几天被闪的恨不能自插双目的日子,倒不如送佛送到西。

 

未名和朱砂在他们那件茅草屋里头笑的开怀,蔺晨拉扯着梅长苏的袖子恨不能抱着他就跑,飞流在枝桠间荡来荡去,还不知人间滋味。

 

庆林就在后面哭喊:“你们两个倒是带上我啊!日子没法儿过了啊我要出去寻我的姻缘去啊你们等等我啊!”

 

那蔺晨索性一回身,扇柄冲着庆林遥遥一指:“我跟你说你别跟过来!我们一家三口日子逍遥着呢!才不要带你这个碍眼的!”说话时候手还搂着梅长苏那腰,梅长苏挣扎两下,硬是没睁开。

 

完了庆林倒是一脸的生无可恋回去了,蔺晨一扭头却看见,梅长苏耳朵根子泛着红。

 

“嘿!”蔺晨来了兴味:“长苏你这耳朵是……害羞了啊?”他看着梅长苏拉着张脸不说话:“我没看错吧?害羞了?我们小长苏某不是也想求一份姻缘了?哎呦哎呦你走慢点啊嘿嘿嘿你看差点摔着了不是哎我说你小心点啊你身子哎……”

 

后来连着几天蔺晨喝茶喝了一嘴醋扇扇子扇了一身泥转个头都要被飞流糊一脸树叶什么的且是后话了。

 

若此事就此翻篇也就没什么了,可偏偏他们出了凤栖沟入蜀中的时候,正巧碰上唐家堡招婿。

 

蔺晨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非要拉着梅长苏和飞流去看上一回,看也就看了,偏偏嘴里还念叨着:“长苏你看啊你既然动了春心倒不如顺水推舟说不定还有个好姻缘,你等那萧景琰是没有结果的我看着唐家堡的女儿就不错……”

 

若不是梅长苏涵养好,大概是要往那蔺晨屁股后头踹上一脚。

 

当然也有可能是踹不动。

 

所以飞流替他踹了。

 

嗯。

 

唐家堡的大小姐也是个厉害人物,本就是蜀中唐门分出来的一支,江湖上头自然有着几分名,那大小姐二十三岁名头响了整个蜀中,无非是其利落手段超卓功夫。如今其父想把她嫁出去,就办了个抛绣球招亲。

 

唐家小姐放出话来,接着了绣球的是有缘人,可还得从她手下过了招才行。有缘人嘛,还得有命娶才行。

 

三个人到了唐家堡搭的绣楼下面,人流挤挤挨挨的,蔺晨不得不费尽心思看护着,生怕哪个不长眼的伤着梅长苏。飞流倒是在一边看热闹看的开心,小孩儿也不懂什么,只看着周遭大人们抢个球抢的厉害,想着定是什么有趣的玩意儿,一纵身就伸手抢了去。

 

蔺晨懵了,还好反应快,扯着嗓子喊了句飞流。

 

飞流听见蔺晨喊他也有些懵,也不知何意,不过往常看来只有他拿了蔺晨哥哥的扇子啊发带啊什么的蔺晨哥哥才会那样喊他,还给他就是了。

 

于是一抬手就还给蔺晨了。

 

蔺晨又懵了,本能伸手一挡。

 

砸梅长苏手里了。

 

梅长苏周围给他硬是被蔺晨隔出了一小圈儿无人区来着。也没人抢得到他手上那个绣球。

 

梅长苏也懵了。

 

后来很久之后蔺晨再回忆起梅长苏当时看他那个眼神,大夏天的,愣是打了个哆嗦。

 

其实梅长苏那时候也没怎么,不过反映过来之后唇角翘了一翘,模样乖顺的很,怕是蔺晨一辈子也就这一次看得见他如此乖顺的模样。

 

“蔺阁主就这么想在下娶亲?”说话时候眉眼弯弯,笑意盈盈。

 

还没等蔺晨反应过来把人拦下,梅长苏已经一拂袖手里拿着个绣球大步往那唐家堡的大门里走了,到底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宗主,便是身体文弱了些,眉目一冷照样让这周遭的人纷纷让开了路。

 

蔺晨想拦来着,可偏偏不知道怎么就,挪不动脚。

 

那个时候蔺晨找了半天终究是找了条借口出来,那唐家的小姐说了,要从她手底下过几招才行嘛,那梅长苏还能就凭那嘴皮子把这一关忽悠过去不成?

 

结果没多久里头就传出来消息。唐家大小姐同那姓苏名哲的书生一见钟情,婚事定下了。

 

蔺晨头一掉先回客栈里头灌下去两大坛子酒。

 

冷静了。

 

唐家堡婚事办的急,蔺晨心里想着那姓唐的怕是连梅长苏生辰八字都没问一个就叫上了姑爷,他往唐家堡底下一转悠一打听,嚯,今晚就要成亲了。

 

蔺大阁主二话没说从窗户翻进了他唐家姑爷在的那件客房。

 

眼下唐家姑爷正穿着那身大红的喜袍,似笑非笑一张脸,看着蔺晨一个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自己倒是自在的很。

 

“你真要娶她?”蔺晨扇子在手里啪啪打的直响:“你想清楚了你真要娶她?”

 

梅长苏心里头好笑,面上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娶啊,这喜服都穿上了,哪还有就这么脱下来的道理?”

 

“……你不等萧景琰了?!”蔺晨气急了,脑子里头嗡嗡乱成一团,什么话想到了就往外说,可这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对劲了。

 

梅长苏脸冷了下来。

 

蔺晨心里头一跳,刚想说些什么找补,却不防梅长苏起了身大步往门口走过去。蔺晨一慌伸手就去拉,梅长苏本就是气急,再加上身子弱气息又不稳的,蔺晨一扯整个人都摔到了他怀里头,也来不及说话,先咳了个上气不接下气。

 

“长苏?长苏?”蔺晨连忙替他拍着背顺了气息,结结巴巴趁着这个人还没做出点什么来赶紧解释几句,可这话还没说呢,门哐当就给推开了。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得,唐家小姐。忍不住寂寞要先看一眼如意郎君,哪知道门一开是这么个有冲击力的画面。

 

蔺阁主身手好,没让唐家小姐扔了一地的暗器毒虫给送上西天,怀里头还紧紧抱着个梅长苏,不撒手。

 

这楼上哐当哐当想成这样,楼下若是还没人冲上来,唐家堡也真是白瞎了名声。不多会儿这屋子门外门里就站了一堆人,唐家老爷为首死死扯着那个恨不得把蔺晨剁了喂虫子的唐家小姐,好不容易安抚住了,蔺晨才抱着梅长苏脚落了地。

 

“放我下来!”梅长苏在蔺晨耳朵边上压低了声音吼。

 

“不乐意放。”蔺晨耍流氓。

 

“再不放你看我敢不敢成亲!”梅长苏戳他蔺大阁主软肋,一戳一个准。

 

好嘞,放手。放的小心翼翼,千百种柔情。

 

唐家小姐若不是被拉着,怕又是三万六千的暗器撒了出来。

 

梅长苏整了整衣冠,冲着唐家堡众人行了个礼:“此人是苏某的朋友,平日里同苏某打闹惯了的,今日事出突然,怕是他一时半会儿没有想通,结果和苏某闹出……”

 

“什么一时半会儿没想通,我就是一辈子也……”蔺晨袖子呼啦呼啦挥着硬是打断了梅长苏的话。

 

“……还请唐堡主,将他请出去吧。”梅长苏叹了口气。

 

“嘿梅长苏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蔺晨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你这是真要撇下我和飞流啊?啊?你留这儿了我怎么办啊?我扔下琅琊阁不管陪着你一路游山玩水的你就这么对我啊?啊?”

 

蔺晨急眼了。

 

那唐家堡的作势就要上来请人出去,蔺晨气急了往房梁上头一猴,挂那里了:“我不走!你今儿就别想赶我走!”

 

梅长苏也不气,双手敛在袖子里,怎么看还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温润模样:“话都给你说尽了,眼下我动了凡俗的心思要求一份姻缘,景琰我也放下了,姻缘也就在眼前了,这不都是你一心想看的么,怎么到如今,反倒是你不答应了?”

 

他好言好语说着,落到蔺晨耳朵里,就是个火上浇油。

 

蔺晨刷的从房梁上下来了,大概是倒挂着时间久了些都往脑袋里灌,一时间也不管不顾了,由着性子就亲了上去。

 

哦。

 

啧。

 

噫。

 

“散了啊散了啊,大家各归各位吧你们大小姐明日还要再扔一场绣球呢早点睡吧。”唐家堡主挥挥手,把屋里屋外一群人连着他宝贝闺女全赶了出去,关上门前还扔下一句:“琅琊阁许给唐家堡的事情,可不能反悔。”

 

梅长苏差点没被亲的喘不上气儿,哪有功夫理他。

 

——你替我琅琊阁许给唐家堡什么事了。

 

——告诉他他家宝贝女儿什么时候能寻得如意郎君。

 

——你早就和唐家堡串通好了的!

 

——哪有,我一进门报了姓名,唐家堡堡主哪有不明白的道理。

 

——感情这江左盟宗主和琅琊阁阁主游山玩水,在他们这些人眼里都成了什么?

 

——你说成了什么?

 

蔺大阁主噫吁息了半天,想了想,还是先把他压在身子底下的那个不听话的办了再说。

 

——这可是在别人房间里。

 

——大不了床单我洗!

 

——欺负!苏哥哥!

 

蔺晨缓缓回头看着蹲在窗台上的那个小孩儿,心里苦。

评论(64)
热度(790)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