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见长安

江湖再见

【蔺苏】日暮

日暮 


有一次蔺晨回金陵的时候在妙音坊听了首曲子,听到一半面前一壶酒早已饮尽,他扔下了句去寻酒喝就离了席,等到一曲终了才折返。


琵琶虽好其音太重,乍听尚可,久之……


宫羽听蔺晨说这话的时候低眉斟茶一杯,武夷茶,比不上宫里头的赏赐,泽色也还清润,恰恰能照见美人温柔眉眼,且问了一句:“久之如何?”


……当和战鼓声。


那时候蔺少阁主兼随军大夫在中军帐里头坐着,大大咧咧占了梅长苏的坐榻,眼面前堆着几味不知道从哪儿又寻过来的草药做成的什么丸儿粉儿的,手里头拿着一本书。梅长苏...

【蔺苏】六欲 第五回:身

身 


梅岭这个地方,落雪的时候最好看。


这句话是梅长苏说的,说这话的时候他正和蔺晨在梅岭底下的茶馆里头喝一杯茶。北地哪里有什么好茶叶,不过是普普通通一碗大叶茶,好在是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茶水上头热气蒸腾,也就让人把那些个涩味看的淡,只求暖一暖身。


从他们这个位置往外看,大抵恰恰好能望见梅岭的山巅。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


蔺晨说他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时候他还年轻的很,毛头小子初出茅庐,一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德行。他从琅琊山一路往北去,一城一城的路过,见过人间繁华。又到了这梅岭下头,远远看...

【蔺苏】六欲 第四回:鼻

鼻 


“……这什么味儿啊?”梅长苏被熏得撇过头去打了个喷嚏,伸手揉了揉鼻子,眉心都快拧出个死结出来:“冲成这样?”


蔺晨在那儿冷笑:“这药不用你入口,你就偷着乐吧你,还嫌弃。”他把看了眼手里头那玩意儿:“嫌弃不死你。”


梅长苏撇撇嘴,还有点儿委屈。


蔺晨心里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梅长苏委屈,他蔺晨就不委屈了么。他这大夫一个不留神儿啊这小没良心就又给自己整出事儿,合着这幅身子就是他蔺晨的了还是怎么着啊?


……还就他蔺晨的了。蔺大阁主哼哼唧唧想着,又在心里头盖了个戳,对,就他的了。...

【蔺苏】六欲 第三回:口

口 


蔺晨这几日有些不对劲。


这江左盟的宗主虽然是头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可这琅琊阁阁主嘴里头说出来的话,有时候跳脱是跳脱了些,但字字句句可都是掂着分量的。


说了要游山玩水个三年五载不回家,说到做到,不含糊。


他们两个帮着萧景琰平了南境的祸端,旧人古交又是几番寒暄,霓凰摆了宴席偏生那一个个的眼神儿全往他俩身上落,有直肠子的干干脆脆拍着他的肩膀问着梅长苏:“这人靠谱吗?”


他大爷的反正比你靠谱!蔺晨在那儿咬住了后槽牙别出言不逊,一个劲儿撇着脸翻白眼。


得给他家阿苏面...

【蔺苏】西楼月

西楼月 


第五年的时候蔺晨触怒了南楚的朝廷。


那个时候他就坐在琅琊阁里头,他的那间屋子在他坐在位子后头开了个不大的窗子,窗子外头就临着山崖,往下头看就是万丈深渊,浮云绕着山脊把那些嶙峋着如刀刃的山石都掩藏了个干净,跟那一泼泼的雪埋着那些带血兵刃一样的蛮横无情。


蔺晨说那位置挺好的,上可听天音,下可听百鬼啾啾。


报信的人一路沿着那琅琊阁的几百层的石阶奔上来的,扑倒在蔺晨桌案前头的时候浑身都在打着颤。


蔺晨说,随他去。


那个时候蔺晨提了笔在宣纸上头着...

【蔺苏】六欲 第二回:耳

耳 


蔺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这脚还没他进穆王府呢,迎接他的怎么就是这待遇啊。


劈头一道银光,寒气堪堪滑过他侧脸,剑气惊起他额边发,太过锋利的剑刃断了他几根发丝,悠悠荡荡落到他肩头。


蔺晨半真半假的挑起了三分笑意,半分恼怒的样子没有,侧了脸轻轻吹了口气,让那两根发丝浮起又落于地。


飞流被穆青缠着了,穆青到底年纪还不大,看见飞流欢喜的很。小飞流腮帮子鼓着,可见了熟悉的哥哥,未必是不高兴的,连梅长苏的吩咐都不用,老老实实的由穆青拉着他的手臂,听他说些个不着调的事情。


“...

【蔺苏】六欲 第一回:眼

说了要写个甜哒!

吃糖!

=====

眼 


犀渠玉剑良家子,白马金羁侠少年。


那个时候蔺晨和梅长苏正在临街的茶楼上喝着茶,坐在靠着窗的位置,往外看就能看见金陵城里的朱雀街。有个锦衣华服的少年公子打马而过,马鞍上挂了雕花大漆弓,腰上配着镶玉黄金剑,长发在脑后束成了一尾。恰恰他不知为何回了一回头,梅长苏便能瞧清楚了他的眉眼。


于是梅长苏就想起了那句诗。


“嘿,你认得他?”蔺晨也跟着望过去几眼,挑了眉回看梅长苏,撇着嘴装模作样的把不屑两个大字刻在脑门儿上:“我猜又是什么金陵城里的故人吧?”...


【蔺苏】七情 第七回 欲

欲 


后来的后来,梅长苏再和蔺晨打趣这件事情的时候,蔺大阁主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慢悠悠喝上一杯茶,再一副感概万千的样子叹上一句:“纵欲伤身啊……”


那次那两人到底没有能随了心思纵了欲。


言侯在外面等着,黎纲敲门敲到第三下,蔺晨脱了裤子,梅长苏在被子里头被扒了个精光。


外面有太监高声叫道:“陛下驾到——”


尖细的嗓音在半空中打了几转儿,晃晃悠悠落到了苏宅里。甄平把手上逗飞流的甜瓜一扔几步跑到内院里,先看了黎纲一眼:“这俩怎么回事儿?”


黎纲满脸的不可说。...


【蔺苏】六欲

六欲 



蔺晨风风火火从外面冲进暖阁的时候沾了一身的泥水。


他本来是追着飞流从这琅琊山这头跑到山那头的,两个人也不嫌累,还有闲情,路过桃花林的时候看着桃花开得好便商量着要摘几枝回去,眼看着桃花要到手了,哗的一下漫天大雨就落了下来。


一大一小两个功夫再高也没处躲,老老实实给淋成了落汤鸡。


可蔺晨偏偏就心里头挂着那枝桃花的,生在树枝桠最上头,这大雨也没给它打落了去。


其实蔺晨最不喜欢的就是梅花,可偏偏梅长苏喜欢,他也就奈何不得。任凭...

【蔺苏】七情 第六回:恶

恶 


秦淮河边月,崇音塔上风。


蔺晨说那是他第一次到这金陵城中来时听闻的一句话,那个时候的蔺少阁主虽年纪尚小,但也早就是一副轻狂脾性,听了这话也就是笑,笑说这金陵城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说这个事的时候是上元节的第二天,那个时候天光已是大亮,蔺大阁主懒懒散散的躺在榻上,怀里还有个半梦半醒的梅长苏。


梅长苏眼睛也没睁上一下,一双冰凉的手贴在蔺晨腰间捂了一夜也没怎么捂暖和,磨蹭了两下往更暖和的地方伸过去,结果被蔺晨一把按住。梅长苏迷迷糊糊的,在蔺晨手心里头磨蹭了两下,也就老实了。


“怎

© 也见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